美国华人间谍案:到了要讨个说法的时候了!

背景

为什么华人科学家会频频被美国毫无根据地指责为间谍?这要追溯一下华人一百多年来在美国生存状况。

中国人与美国社会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源自19世纪中叶。当时,因为美国迫切需要劳动力,从中国招募了大量劳工,根据美国移民局的记录,仅1873年这一年,中国就有202921名劳工涌入美国,他们大多投身于铁路和金矿。

不过,尽管在美国付出了血汗,他们的日子过得一点也不好。由于华人劳工踏实肯干,吃苦耐劳,远比白人劳工更易谋得职业,令白人劳工产生了“华人劳工抢夺了我们的饭碗”的印象。一些种族主义分子大肆宣扬“华人是黄祸”的观点,而白人政客为了讨好选民,也把华人当做了政治的牺牲品。随着排华运动日趋高涨,排华分子陆续制造了几起惨案:在1871年的“洛杉矶惨案”中,数百名白人暴徒包围华人住区,导致19名华人被杀,数百人被赶出家门;1873年“旧金山骚乱”,唐人街遭遇暴徒疯狂袭击,数家华人商店被捣毁;1885年“石泉大屠杀”中,28名华人被杀,15人受重伤。

此类事件不胜枚举。

1882年,美国总统亚瑟签署了《排华法令》,该法的主要内容包括:10年之内禁止华人劳工进入美国,不允许华人入籍为美国公民,只允许中国外交官、学者、学生、商人、旅行者在美国短期停留。这标志着,美国对华人的迫害已经上升到了联邦政府行为。

这种对华人公开歧视和迫害的状况到了1943年,出现了一些松动。当美国与日本开战后,立即发现了中国这个盟友有多重要,正如一位国会议员1943年说的:“由于12月7日的珍珠港事件,我们一下子就发现了中国人的高尚品德。如果没有12月7日,我不知道我们能否发现他们是那么的完美。”简直是一个180度大转弯。

由于联盟打击法西斯的需要,废除《排华法案》作为美国政府在远东战胜日本大战略的一环,被提上了议事日程。1943年12月,罗斯福总统签署法令,废除《排华法案》。这是自1882年以来,美国的大门首次向华人打开。不过,此时美国每年给予中国的移民配额仅有105名,几乎只具有象征意义。

其实,从这些历史已经不难看出,美国政府对于华人的态度,完全被美国自身的政治、经济利益所左右,而并不被华人的多么踏实正直、吃苦肯干所影响。一旦中国威胁上升,美国利益受损,美国就总要抓出几个中国“坏人”,事实上,这也是后来美国“华人间谍案”频发的一个根本原因。

20世纪50年代后,由于与新中国处于敌对关系,美国对于“华人间谍”的恐慌从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例如,1950年,钱学森准备离开美国返回中国时,接到了移民及规划局的命令,不许他离开美国国境,美国海关扣留了他准备带回国的行李和书籍,说有电报密码,武器图纸等,结果,没有找到任何机密文件,一直到1955年才通知他可以离境。一个叫刘永铭的中国留学生1949年要求回国,美国政府直接把他关进了一个精神病院,在中国政府的干预下,直到1956年才将其放出来。

1982年,华裔青年工程师陈果仁被两名白人失业汽车工无故殴打致死。经过了七年的法律程序,两名白人仅仅被判缴纳3780美元罚金以及三年缓刑。陈果仁之所以被殴打,是因为这两位白人工人觉得他“抢走了他们的工作”,仿佛是19世纪排华的翻版,无辜华人又一次成为了美国经济不景气时白人们的出气筒。

苏东剧变后的90年代,中国的“威胁”在美国人心中又一次骤然上升。著名的“李文和案”就发生在这个背景下。1988年,中国大陆成功地试爆了一颗中子弹,使美国社会震惊之余流言四起,说这是因为中国大陆盗窃了美国的核机密才得以发展的。1999年3月6日,《纽约时报》率先独家报导所谓核武间谍案,将矛头公开指向了华裔科学家李文和。结果,当一切被证明子虚乌有后,为了纠偏,1999年9月12日,《纽约时报》又以巨大篇幅发表“中国大陆是凭真本事还是靠间谍来发展核武”的特稿,表示“美国科学家认为中国大陆有能力凭自己的本事发展核武”。

正如“美国华人论坛”董事乔治·顾所说:“无论你喜欢与否,不论你的政治倾向是什么,也不管你对台湾和中国大陆的感情如何,你的美国梦都与中美关系紧密相连。当中国被视为白宫和国会的朋友时,我们就是模范少数族裔;当中国成为美国人眼中的魔鬼时,我们就是敌人的代理。”

显然,进入新世纪后,层出不穷的“中国间谍案”微妙着折射着中美关系的变化。这些无头案最后都是以“不了了之”而告终。

统计资料

2005至2007年间,FBI以涉嫌窃取美国技术为名,逮捕近30名中国人和华裔美国人,但最终没有任何人与所谓“中国间谍”有关。(美联社)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2013这一年,美国司法部根据经济间谍法案提起的控诉相较一年前增加了30%多,超过一半与中国有关。连《纽约时报》都对美国政府的做法进行了嘲讽:“过去几年里,美国政府不断警告中国黑客和间谍正在窃取商业机密和其他秘密情报。甚至有一种说法称,美国只有两种公司:一种是已经被中国间谍入侵过的公司,另一种是被中国间谍入侵了还没有发觉的公司。”

▲2012年3月8日,麦格尔(Robert

▲2012年3月8日,麦格尔(Robert Maegerle,左)和律师弗洛里奇(Jerome Froelich Jr。)一起走出旧金山联邦法庭。他和化学工程师沃尔特·刘被指控经济间谍罪。2014年3月美国司法部公布的22个经济间谍案件中有19件涉及华人或中国企业,占比为86%。(美联社)

个案冤案回放

李文和

李文和出生于台湾,是美国公民。他被指控为中国窃取关于美国核武器的机密。2000年李文和与联邦政府达成协议,承认一项非法下载文件罪,政府则收回其他58项指控并将其释放。

李文和案被认为是与种族歧视有关,尽管他出生于和美国友好的台湾,并且早已归化成为美国公民,但他的华裔色彩却仍然无法避免被怀疑他对美国的忠诚问题。这就是美国华人要面对的尴尬因素,李文和案之后,常常有人告诫,华人在美国读书选专业或就业,最好谨慎避开敏感领域。但现在从陈霞芬案(见后)来看,避开敏感如核武器领域,即使在其他领域,也难免被怀疑窃取商业机密。

张浩、麦大志案

5月16日,美国司法机关以“钓鱼”方式诱捕天津大学教授张浩,指控他们盗取了曾经供职的美国公司的敏感技术,涉嫌犯有“经济间谍罪”。

类似的故事此后一直在上演着。

2008年3月24日,美国加州圣安纳联邦法院以“图谋向中国出口美国静音潜艇等防卫技术”罪名宣判美籍华人麦大志入狱24年零5个月,并罚款5万美元。这让麦大志的辩护律师直呼“荒唐”:“说麦大志当间谍20年,可他们居然没找出一名证人,也没有一片纸来证明麦大志的行为。”到最后,此案也查无实据。2013年的姜波案,也都是这样不了了之。

陈霞芬:圣诞节假期被逮捕

美籍华裔女科学家陈霞芬201410月在俄亥俄州维明顿的美国国家和海洋大气局办公室被捕,被控数次进入国家水坝数据库下载敏感档案,窃取美国商业秘密,并对调查人员提供虚假信息。据报道,陈霞芬若罪成,将面临25年监禁。不过日前美国联邦政府突然撤回了对陈霞芬的所有指控,陈霞芬得以保持以清白声誉。

虽然美检方已经撤诉,但麻烦事还没完。最近,美国国家气象局发来通知说将开除她,理由与之前的起诉书大多相同,她别无选择只有找律师再打官司。

但事情并未到此结束,因为联邦突然撤销对陈霞芬的所有指控而没有做出任何解释,联邦华裔众议员赵美心、刘云平、和日裔众议员本田及百人会、亚美正义促进中心等部分亚太裔社区领袖在华盛顿举行新闻发布会,在会上公布了给美国司法部长的公开信,要求彻查此案是否涉及种族歧视及祖籍国歧视。目前已有22名议员在公开信上签名。

美国天普大学物理系主任、世界知名超导专家:郗小星

就在联邦众议员赵美心等召开新闻发布会的同一天,已被逮捕的美国天普大学物理系教授、世界知名华裔超导专家郗小星在费城联邦法院出庭,郗小星业已归化为美国公民。美国司法部指控郗小星向中国提供美国企业的超导技术机密,以换取“名利双收的职位”。一旦所涉罪名成立,郗小星将面临80年监禁和100万美元罚款。

情绪激动的郗小星说,美国联邦调查局特工当时冲入他的家中,当着毫不知情的妻子和女儿的面,给他戴上手铐后押走。

今年5月被捕时,10多名联邦调查局特工突袭搜查了郗小星位于费城郊区的住宅,一些特工还带着枪。特工当着郗小星两个女儿和妻子的面给他戴上手铐并抓走。

不了了之给受害人带来的伤害

政府不给说法,不予赔偿,是对华人群体的极大蔑视。置身事外的华人看看这些新闻就算了,但是,这对华人当事人的伤害确是永远的,难以弥补的。

首先,是他们对华人拥有美国梦的绝望:李文和当年在狱中说:“一个像我这样的中国人,不论多么聪明,多么努力,永远不会被美国社会所接受。”正如一位网友所说,“麦卡锡主义回潮,华裔科学家将面临大清洗、大迫害。华裔混得再好,也被美国主流社会当作外国人。” “无论你喜欢与否,不论你的政治倾向是什么,也不管你对台湾和中国大陆的感情如何,你的美国梦都与中美关系紧密相连。当中国被视为白宫和国会的朋友时,我们就是模范少数族裔;当中国成为美国人眼中的魔鬼时,我们就是敌人的代理。”

其次,被害人工作不保,家庭受到伤害,还要自负庞大的诉讼费用。陈霞芬被释放后,相关部门对她的逮捕没有任何说法,陈霞芬全家举债筹钱付律师费用,还不知何时才能恢复工作。而其他身处敏感或有商业秘密领域工作的华人,也不免自危,慎言慎行。

“我想我的妻子从那天开始就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郗小星说。 郗小星对于家人跟着受苦深感痛心,由于遭到起诉,他甚至无法回国给90岁的母亲过生日。《纽约时报》称,撤销指控“令人尴尬”,但这一案件已对郗小星的职业生涯造成伤害,也给外界留下了他是“中国间谍”的印象。鉴于今年还有华裔科学家遭遇类似冤案,人们不禁要问,美国司法部是否在“陷害无辜的华裔美国公民”?今年47岁的郗小星说:“我不指望他们了解我做的所有工作。但是,他们为什么不先咨询专家再起诉我?让我的家人饱受煎熬?让我的名誉受损?他们不应该这样做。这不是一个玩笑,也不是一个游戏。”

郗小星的律师则反问道:“如果他是加拿大裔美国人或者是法国裔美国人,或者他来自英国,他还会上政府的监控名单吗?我认为不会。”

可以预料,如果美国政界某些人继续大力宣扬“中国威胁论”,政府某些人对华人继续在意识形态和种族及祖籍国方面存在偏见,则许多在美华人的“忠诚”将可能继续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

被指为间谍的华人都已归化为美国公民,可是人家当我们自家人了吗?这是赤裸裸的racial profiling,如果类似的案子一件件落在黑人的头上,不知道会有几起Ferguson大游行了!

所以,华人在美国的悲哀是自己造成的。永远不要仰赖政府,自己的权利要自己争取,黑人民权运动已经教给了我们很多很多。如果这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华裔群体还是这样坐视不管,非但是政治上的集体弱智,也是对我们华裔下一代的极端不负责任。

这种情况必须在我们这一代终止,这是当下在美华人义不容辞的使命。

这些无头案最后都已“不了了之”收场,如果你觉得这与我们华人一贯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相关,现在是不是我们发声、向政府讨个说法的时候了呢?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your-policy-aggressively-investigate-and-prosecute-stealing-secrets-has-been-abused-doj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