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15

文学城更名记 (纯情肉麻版)

Friday, February 6th, 2015

— 环视宇宙,何处是我家,何处是我的故园,还有它的味道?

— 盼望着,盼望着,故园的风来了,与故园的距离更近了。

不可思议的一幕终于出现了。

鉴于中国城在世界各地日渐衰微,网民开始把目光投向茫茫的网络虚拟世界。蓦然回首的刹那,在虚拟世界的天空,唯有一城最为光华四射,对,文学城,原来它才是当之无愧的现代中国城!

从文学城里,你可以看到祖国的传统美食,故园的鸟语花香,更有各种数不清的文化大餐,上至三皇五帝,下至习总李总,各路中国文化名人,美哉状哉,无处堪与之匹敌。

东坡先生亦在此城复活,拈须而叹:“宁可不去中国城,不可不逛文学城”。

是啊,我们这些远离故园、飘零在外的心灵的孤魂野鬼们,我们可以一个月一年不去本埠的中国城(有的城市的中国城已是鸠占鹊巢,成了墨西哥城了),但我们几乎每天都要逛文学城。

因为文学城有我们故园的一切,穿过各省市自治区,飘过我们各自的母校,经过海外华人区,蜿蜒而下,是市民自发搭建的美食一条街。再往下走,还有各种琳琅满目的衣铺,是文学城市民们自制的各种衣服、饰物、手工制品。

这时你会发现脚下是一条青石板路,路两旁,园艺高手手植的林木现在很已是婀娜多姿了,水果闪着金光,随手摘下就是美味,瓜果也在林木中错落有致,等待您分享园丁的喜悦。

终于,你现在已经置身于文学城宽光明净的广场了。广场上,优美的音乐响起,你不禁随着周围的市民翩翩起舞。他们边舞边唱:

“盼望着,盼望着,东风来了,春天的脚步近了。

盼望着,盼望着,故园的风来了,与故园的距离更近了。

文学城像刚落地的娃娃,从头到脚都是新的,它生长着。

文学城像小姑娘,花枝招展的,笑着,走着。

文学城像健壮的青年,有铁一般的胳膊和腰脚,领着我们上前去。”

不经意地,你发现广场中的文学城三个大字渐渐隐去,随即为“中国城”三字所取代。

现在你享受了文学城(现在已叫中国城了)内的一切,告诉我,你是想留在这里,当城里人呢,还是今晚就走,做城外人呢?


声明:以上内容纯属虚构

文学城博文失而复得记

Thursday, February 5th, 2015

台上台下,两副嘴脸

Thursday, February 5th, 2015
“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看到的,真所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 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 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为了区域一 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 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律。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 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律的支配。” - 黄炎培: “历史周期律”
“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律。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 毛泽东“所以我们一直陷入了以暴易暴、成王败寇的这样的一种历史的恶性循环之中。每一次的王朝更迭,都是把前朝的历史重新地复制一遍。张家王朝衰落了,起来一个李 家王朝取而代之,但是李家王朝并不会创造出一种新的制度,也不会有新的文化因子出现,他照样跟前朝是换汤不换药,继续先是兴再到衰、再到亡这样一个周期 律。” - 傅国涌 〈从百年中国言论看历史周期律〉

在野时:

我们要民主!
五四、一二九学生运动是民主爱国运动。
英美人民有各种民主权利,我们呼吁:保障人民的基本民主权利!
结束一党治国!


1.关于民主政治

他们(国民党)以为中国实现民主政治,不是今天的事,而是若干年以后的事,他们希望中国人民知识与教育程度提高到欧美资产阶级民主国家那样,再来实现民主政治。其实在民主制度之下才更容易教育和训练民众。(《新华日报》1939年2月25日)

单说英美吧。英美是民主国家。这是人人公认的。英美人民有各种民主权利。为了国际的地位,必须从保障基本的民主权利开步走。恐惧是懦夫,疑虑是自私,反对便是倒行。我们再度呼吁:保障人民的基本民主权利。(《新华日报》社论1944年2月1日)

中国人民为争取民主而努力,所要的自然是真货,不是代用品。化一下妆,当做民主的代用品,方法虽然巧妙,然而和人民的愿望相去十万八千里。中国的人民都在睁着眼看:不要拿民主的代用品来欺骗我们啊! (《新华日报》1945年1月28日)

现在是非变不可了!但如何变呢?换句话说我们一切要民主。我们一切制度、政策以及其他种种,都要向着能配合世界转变上去改造。(《新华日报》1945年4月8日)

针对“国情特殊“论,1944年5月17日《新华日报》发表《民主即科学》一文,文章指出真理不分国界,民主适宜一切国家。文章说:“科学为求真理,而真理是不分国界的……民主制度比不民主制度更好,这和机器工业比手工业生产更好一样,在外国如此,在中国也如此。”

针对“稳定压倒一切“论,1946年5月17日《新华日报》发表社论:《谁使中国不能安定?》,文章批驳了“搞民主就会乱”的说法,指出:独裁专制者 自然希望“安定”,“但那并不是全中国的安定,并不是全中国人民的安定,而仅仅是他们坐在压迫人民的宝座上的‘安定’。他们那个小集团可以统治全国、为所 欲为的‘安定’。他们的‘安定’就是全中国人民的祸乱,因为他们的利益是与全中国的利益根本矛盾的。”

今天是美國獨立紀念日,這是一個自由和民主的象徵的日子,這是一個由人民的力量在世界上建立第一個共和國的日子。它的光輝不僅照耀著新大陸和舊大陸,而且照耀著幾個世紀,直到今天,美國還是民主世界中最年青向上的國家之一。 (《新華日報》1945年7月4日社論)

2.党的领导地位

目前推行民主政治,主要关键在于结束一党治国。因为此问题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解放日报》1941年10月28日)

共產黨要奪取政權,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這是一種惡意的造謠與污衊。共產黨反對國民黨的「一黨專政」,但並不要建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劉少奇選集》上卷第172頁)

你们食言而肥,不承认这个原来答应承认的区域。- 毛泽东《评国民党十一中全会和三届二次国民参议会》

可惜,这种充满现代民主思想的政治诉求在1949年后至今成了中g無人認領的歷史遺產。

。。。。。

我们终于成了执政党!Yay!!!

我们不要西式民主!

学生运动是海外势力插手的反革命动乱,坦克 — 开上天安门广场!

英美人民没有真正的民主权利,因为他们是没有自己特色的、没有一党领导下的民主。

共产党一党专政是历史的选择。坚持一党治国!
什么,我以前说过“结束一党治国”吗?

1.关于民主政治


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1949年以后,同样的
学生运动突然变成了海外势力插手的反革命暴乱:

西式民主突然失灵了!!!

2.党的领导地位

你以为我们以前是真反“一党治国”哪,我们上台后要的也是“一党治国”:

旗帜鲜明地坚持党的领导,确保社会主义法治正确政治方向

《决定》开宗明义,把“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列为首要原则,把“加强和改进党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领导”作为重要任务部署,阐述了党的领导和依法治国的关系,强调坚持党的领导是社会主义法治最根本的保证,体现了坚持党的领导地位和发挥党的政治保证作用的高度统一。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特色、最本质特征就是党的领导。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治国理政的根本,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

人民日报 2014年11月03日 星期一

王岐山 〈坚持党的领导 依规管党治党 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提供根本保证〉
http://paper.people.com.cn/rmrb/html/2014-11/03/nw.D110000renmrb_20141103_1-0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