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12

新奥尔良

Tuesday, January 3rd, 2012

Big Easy, 美酒,佳肴,喧闹的波旁街,优雅的建筑,静处一隅的花园区,死一般静寂的圣路易斯公墓,这些,都还不是新奥尔良的全部。

犹如饮一盅百年的佳酿,你需要慢慢去品味,你还需要时间,去细想它种种的妙味。

如果你去过美国很多的城市,为它们来去匆匆的人群和似曾相识的食物而倍感单调,你一定要去新奥尔良。

如果你所去的目的不外乎是几顿新奇的美味,和法式西(班牙)式的建筑,新奥尔良难免会让你失望。但你若是敞开心扉让新奥尔良去浸润,就像微雨轻洒在油纸上,你会发现,你竟会慢慢消融在这座城市里。

阳光下的新奥尔良固然有她的艳丽,可我觉得阴霾下、细雨中的BIG EASY却是美妙无比。撑一把伞,走在也许有些破旧的街道上,最好是在花园区长长的街巷里,有百年的古橡树从街道两旁伸出枝来,是天然的绿色走廊。缀以南方特有的Spanish Moth,古树有如在烟幕中,神秘而忧伤。当你沉静在这刹那的伤感中时,远处教堂的钟声,有时是游船上汽笛的乐音,会慢慢地把你唤回现实。

 这就是新奥尔良,一切似乎都充满矛盾,却又彼此消融。当你正为一根电线竿上被各种广告钉得千疮百孔不堪入目而蹙眉时,眼前却突然一亮,嵌花的金属阳台围栏上,各色盆载花卉争奇斗艳,垂下的藤蔓在风中优雅摇曳。当你厌倦于波旁街的攘攘人流时,花园区为你准备了清寂,或者干脆向西北走走,墓区的独特风景,悬棺,还有精致与颓败的墓冢之交相杂陈,也许更让人流连。

在入住的Royal街假日酒店旁,坐在驾驶座等人。旁边,街对面,是一个新奥尔良的流浪汉。在新奥尔良,我遇到过好多个这样的流浪汉,但这么近距离地观察他们,却是第一次。他就这么悠闲地抽着烟,啜着旁边的可乐,眼神悠然凝望远方的天空,时而又回过头来看着街道上熙来攘往的人群。我把他作为新奥尔良的一道风景,但显然,我也是他欣赏中的一道风景中的一个。因为有几次,我们有过眼光的交接,我们彼此都没有惊讶,也没有有意的回避。他的目光是悠然从容的,那是一种取舍之后、大智慧中孕育的从容不迫,让我相信,流浪,是一种生活方式。我们这些为俗利奔波的游客,何曾有过如此悠然的时光,享受身心的静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