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味中文:数字诗

趣味中文:数字诗

国际中文实验室 绪蜚


数字是抽象枯燥的,诗歌全凭形象思维,然而两者结合,却是妙趣横生。

可以是豪放的,黄河入天走东海,万里写入胸怀间;可以是细腻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可以是沉痛,三万里河东入海,五千仞岳上摩天。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可以是感伤,六朝如梦鸟空啼;可以是愤怒,一朝封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可以是夸张,孤臣霜发三千丈;可以是讽刺,三千宠爱在一身;也可以是欢快的,两人对酌山花开,一杯一杯复一杯


不过,这些诗中的数字,仅是作镶嵌之用,真正的数字诗,必须是以数字为主体,如南朝民歌

江陵去扬州,

三千三百里。

已行一千三,

剩有二千在。

可以解读为一个长途行者的倦歌——他在不停地算里程;也可解读为一个远离家乡,归心似箭的男子的情歌,期盼着早一点与心上人见面。——其实,路还长着呢。心理描写非常准确。


另一首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门前六七树,八九十枝花。个位基数词全无遗漏,又描绘了一幅恬淡宁静的田园风光,用之作为蒙童读物,真是一举两得。

播过的电视连续剧《宰相刘罗锅》,内中有一处情节:乾隆皇帝手持一枝鲜艳的红花,将花瓣一片片地剥落抛撒,口中念念有词,一片一片又一片,片三片四五片,六片七片八九片,刘墉信口接了一句,飞入草丛都不见。众人大笑。这出戏编得并不好,红花入草丛怎会都不见?明显有疏漏之处。


故事的原产地其实出自明朝布衣才子徐文长。一冬日,他踏雪孤山,见放鹤亭内一群秀才正借酒赏梅,便进前求饮。秀才们不识泰山真面目,道是诗人聚会,不会写诗者不能在此喝酒。徐文长便一片一片又一片地作起咏雪诗来,前三句尚未念完,众秀才已是笑骂成一片了,说道,你这俗子是否只认识得数字和字?想不到第四句飞入梅花都不见一出,秀才们顿时大惊失色。白雪飞入号称香雪海的孤山梅林之中,当然是看不见了,这种深邃苍茫的意境,奇特精妙的构思,才是化腐朽为神奇的数字诗

To be published in Duowei Times, September 25, 2009 (B18)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